<var id="xlhfr"><video id="xlhfr"></video></var><ins id="xlhfr"><span id="xlhfr"><var id="xlhfr"></var></span></ins>
<var id="xlhfr"></var>
<cite id="xlhfr"></cite><var id="xlhfr"></var>
<cite id="xlhfr"><span id="xlhfr"></span></cite>
<var id="xlhfr"><strike id="xlhfr"><thead id="xlhfr"></thead></strike></var>
<var id="xlhfr"><video id="xlhfr"></video></var>
<cite id="xlhfr"><video id="xlhfr"></video></cite>
<cite id="xlhfr"><strike id="xlhfr"><thead id="xlhfr"></thead></strike></cite>
<cite id="xlhfr"><video id="xlhfr"><thead id="xlhfr"></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xlhfr"><video id="xlhfr"><thead id="xlhfr"></thead></video></menuitem><ins id="xlhfr"><span id="xlhfr"></span></ins><var id="xlhfr"><strike id="xlhfr"><thead id="xlhfr"></thead></strike></var><var id="xlhfr"><video id="xlhfr"></video></var>

視頻|澳兩任前總理罕見聯手警告莫里森 有何弦外之音?

看看新聞Knews記者 宋懿

2021-08-12 18:57:30

中澳關系陷入低谷之際,澳方還在不斷加碼渲染“中國威脅”。


把中國當成“假想敵” 澳方為何甘當反華“急先鋒”?


當地時間8月11日,澳大利亞人報中文網發表文章——《新報告稱澳大利亞“在中國解放軍打擊范圍內”》,鼓吹“中國軍事脅迫論”的目的,從標題就可見一斑。


這篇由新美國安全中心兼職高級研究員托馬斯·舒加特撰寫,在澳智庫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發表的文章宣稱,“在沒有盟友和合作伙伴支援的情況下,中國已經擁有了從現有基地用轟炸機和遠程導彈打擊澳大利亞的能力。”


托馬斯?舒加特撰文:澳大利亞與日益增長的中國軍事影響力托馬斯?舒加特撰文:澳大利亞與日益增長的中國軍事影響力


為了“佐證”這一觀點,文章還舉例說明,稱“中國最新的轟-6N轟炸機配備了空射彈道導彈,可以從中國大陸飛越澳大利亞打擊任何目標”;“澳大利亞北部和西北部將在中國東風-26導彈的射程之內”等等。


一番“分析”后,文章得出結論:中國對澳大利亞使用軍事脅迫是一個“可信”的前景。


無獨有偶,在這篇文章發表的同一天,澳大利亞副總理喬伊斯也作出了類似的表態。他在接受彭博社采訪時,借中國南海問題和中印邊境問題,無端指責中國“更具對抗性”,并指出澳大利亞“重點加強防御能力勢在必行”,理由是在相關地區,“中國的存在感越來越明顯”。


彭博社報道截圖彭博社報道截圖


長期關注中澳關系的華東師范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主任陳弘表示,近年來,澳大利亞的對華鷹派把中國塑造成“假想敵”,不遺余力污蔑中國的和平發展,究其原因不外乎“政治”二字。其一,在澳大利亞國內,不同政黨、黨內不同派系間斗爭激烈,以對華強勢姿態出現,有利于在黨爭中占據主動。


其二,就是向盟友“表忠心”,甘當美國戰略布局中的反華“急先鋒”。值得注意的是,美澳在軍事領域的勾連正愈發緊密:在西太平洋關島附近,美國、澳大利亞共同參與的“馬拉巴爾-2021”軍事演習即將開演,與此同時,澳大利亞為美國提供軍用燃料庫,與美國合作研制、部署遠程導彈等,鉗制中國的攻勢持續升級。


澳副總理巴納比·喬伊斯 圖片來源:彭博社澳副總理巴納比·喬伊斯 圖片來源:彭博社


不過,陳弘也注意到,在談及對華關系時,這位澳大利亞副總理表示,澳政府在處理時需要“更加謹慎”。陳弘分析道,喬伊斯態度微妙,或許與即將到來的大選有關,其所在的澳大利亞國家黨,代表的是農牧場主的利益,由于中澳關系持續走低,當地的農業、畜牧業正受到嚴重沖擊,牛羊肉、乳制品出口不斷下跌。如果兩國關系進一步下滑,喬伊斯和其所在的政黨必將遭到來自農牧業主的抵制,因此,如何審慎處理對華關系,爭取更多選票,成為擺在他面前的一道“必答題”。


讓印度當中國“接盤俠” 這個算盤打得響嗎?


然而,執政者感受到的危機,并不能點醒澳方所有政客。


2020年,澳大利亞遭遇了近30年來的首次經濟下滑,主要原因就是疫情導致進出口貿易急速下滑。在這樣的背景下,還有人鼓吹要在經貿領域和中國這一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伙伴“脫鉤”,就連中澳自由貿易協定都無端“躺槍”。


d465a93ae3b4c6e25d429be0d0a56dc5.jpg


上周,澳大利亞前總理阿博特以貿易特使身份訪問印度,回國后,就以“印度,是替代中國的明智選項”為題,在澳大利亞人報上發表評論文章,宣稱“印度完全可以在全球供應鏈中替代中國”。


此外,他還繼續其一貫的反華腔調,拿中澳自由貿易協定攻擊中國,妄稱中國“竊取”西方技術以削弱其產業等。諷刺的是,這份協定的簽署,正是阿博特擔任澳大利亞總理期間的主要成就之一。


那么,印度真能如阿博特所愿,成為中國市場的所謂“接盤俠”嗎?陳弘指出,這種全然脫離國際政治和經濟現實的言論,在澳國內都激不起水花。從數字來看,2020年,中澳貿易額高達2296.23億澳元,澳大利亞從中國獲得的貿易順差達到了600億澳元。反觀印澳,同期的貿易額不到300億澳元。


澳前總理托尼·阿博特澳前總理托尼·阿博特


此外,印度對于加入各類自由貿易框架向來十分謹慎。且不說印澳的經濟互補性并不強,甚至在部分領域,雙方還存在明顯的競爭關系,為了保護本國利益,印度自然不會輕易向澳方開放市場。


事實上,印澳貿易至今仍受高額稅收的限制,例如澳大利亞對印度出口的葡萄酒,需收取高達150%的關稅,對比之下,中澳自由貿易協定簽署后,澳葡萄酒對華出口很長一段時間都是零關稅。“想要和中國在經貿領域‘脫鉤’,澳大利亞只會自食惡果。”陳弘強調。


edc0e7c41972132fd509fff40c5c6240.jpg


警告政府對華“別過激” 澳兩名前總理為何這么說?


無視給自身帶來的負面影響,仍醉心于地緣政治斗爭不肯收手,陳弘認為,這是因為澳方到現在都沒有認清中澳關系癥結所在。


就在兩天前,澳大利亞兩位前總理還聯手上演了一出“各打五十大板”的把戲,在指責“中國外交政策強硬”的同時,又抨擊了現政府過激的對華言辭。


英國《衛報》報道截圖英國《衛報》報道截圖


據英國《衛報》報道,當地時間10日,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和特恩布爾在一場研討會上向澳政府發出警告,不要出于國內政治目的強化針對中國的言論,在他們看來,這可能會加劇緊張局勢、損害社會凝聚力。


報道稱,二人反思了澳中日益惡化的關系,以及可能對120萬華裔澳大利亞人的影響。在陸克文看來,澳總理莫里森和防長達頓在應對中國的復雜挑戰時,傾向于使用“過激言辭”。


陳弘表示,在鷹派勢力占據上風、反華聲浪甚囂塵上的氣氛下,特恩布爾和陸克文依然對莫里森當局提出忠告,反映出二人對兩國關系持續低迷的強烈擔憂。不過,陳弘也提醒,這樣的“理性”聲音并非意味著對華釋出善意,兩位前總理擔心的更多的,還是澳當局在中美關系平衡上作出太大讓步,致使澳方自身利益受到損害。究其根本,二人的反華立場并沒有改變。


陸克文和特恩布爾陸克文和特恩布爾


事實上,就在當天的研討會上,特恩布爾仍不忘對中國指手畫腳,不僅妄議臺灣問題,還指責中國外交強硬,威脅到了地區的和平與穩定。此前,陸克文也曾表示,澳大利亞不應該單槍匹馬和中國對抗,應該聯合更多國家,一同向中國施壓。


陳弘強調,正是在個別政客的一再挑釁下,中澳關系發展屢屢遭遇困難。澳方應及時審視自身存在的問題,放棄“冷戰”心態和零和思維,以切實行動改善兩國關系。


(看看新聞Knews記者:宋懿 實習編輯:皮思煜)

版權聲明: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親,請掃描下方二維碼,分享給微信的小伙伴們!

網址URL二維碼生成
打開微信,點擊界面右上角魔術棒,選擇"掃一掃"
打開微信,點擊發現,選擇"掃一掃"(5.0以上版本)
不戴套交换系列17部分吴琴